谁会想到呢?有天我竟然会迷上年代剧。

不靓丽的妆容,不时髦的服装,不狗血的邻里日常,就这样俘虏了我。一口气同时追了好几部,其中,在昨天圆满收官的《外滩钟声》算是同档中比较出彩的一部。

这部以上世纪六十到九十年代为背景的电视剧,围绕生活在上海弄堂的杜家兄妹几人展开故事。大哥杜心生(俞灏明饰演)、二姐杜心芳(何晶饰演)、三姐杜心美(吴谨言饰演)、四弟杜心根(代旭饰演)性格迥异,这一大家子随着时代的变革,就此开启了各自的命运。

刚开始原本是抱着随便瞧一眼的心态去看,没想到一发不可收拾,真心好看呐!

能够吸引观众,不是没有道理的。

像这种讲述家长里短的电视剧,尤其还是距离我们当下生活有点远的年代题材。别的不说,有一点非常关键:能不能让观众相信故事所立的人物。

为什么这么说呢?

如果是假大空地画脸谱,看剧的人根本无法进入整个剧情线,观众不buy你安排的角色,故事就很容易垮。

《外滩钟声》在这方面从开篇就做得很到位。

一家六口日常晚饭嬉笑的温馨幸福画面和与当时压抑的社会环境形成巨大反差,也为接下来杜父意外身亡的转折巨变埋下伏笔。

人物一一展开。大哥杜心生在家中作为颇有担当的长子身份,从日常对话就可以看出——

剧集前半段,还是个少女模样的三妹杜心美,性格活泼还带点小调皮。她与闺蜜逗趣时,拿着一颗大白兔奶糖模样,这样一个简单的镜头就把少女时代的心美生动地刻画出来。

与她后面渐渐成长,在感情中学会隐忍形成鲜明对比。

除了以细腻的方式呈现主角的性格,在人物情绪的铺陈上,这部剧也做得很自然。

老二杜心芳要离家下乡支援,母亲虽然一直没有说什么,但真正在送孩子坐车离开时,那几乎要溢出眼眶的泪水和紧紧握住的双手,早已把不舍和心疼之情泄露得清清楚楚。

周姐家里新买了电冰箱,她自个儿把冰箱的地方划分开,让邻里街坊各自寄放东西。为啥呢?因为周姐之前经常受到大家的帮助,感激的心意,以这样的方式在日常中表达出来。

邻里之间的人情味,不显山露水,却无处不在。

作为一部年代剧,幕后团队事无巨细地考虑每一个细节来保证剧的真实感。

不管是横七竖八架在半空中的晾衣杆,一眼望不到头的“万国旗”;还是上海弄堂特有的灶披间里,摆得乱糟糟的碗筷和五花八门的调料瓶罐,以及伴随着这些锅碗瓢盆的交响,在这个几家人公用的厨房中飞舞的各种邻里八卦,都无时不刻在提醒着观众,这是个地道的老上海弄堂故事。

正如海报中所言,剧中描绘的那条弄堂,平凡的生活,能让我们真切地被在那段时光里,曾经熠熠生辉地笑过、相拥相泣彼此温暖过的人们所感染。

《外滩钟声》里的他们,是有温度的。

《外滩钟声》是由管虎总导演、费振翔导演和7印象团队打造的作品。其实如果稍微留心就会发现,这个团队早已制作过不少高口碑的影视作品。比如《生存之民工》《外乡人》《老炮儿》《厨子戏子痞子》《杀生》《斗牛》等等。

而纵观这些作品,不难发现,在各种玄幻武侠偶像题材盛行的今天,这个团队却一直致力于关注现实,关注现实生活中普普通通的小人物,并且尤其擅长呈现真实的社会人生,挖掘复杂的人性。

比如同样是上海题材的电视剧《外乡人》,就是以南浔街134号楼每家住户的日常生活为视角,描绘了来自全国各地外乡人在上海打拼的日子。从吃喝拉撒、打架斗嘴,到婚丧娶嫁、生老病死,它繁杂琐碎,详尽地呈现着每家每户最日常的生活,细致入微,生动地描绘着每个人的小算盘、小自私、小想法甚至小毛病,观众看起来亲切得就像发生在自己身边的邻里日常。

《生存之民工》(后来改名《春天里》),展现了2000年左右我国大多三四线城市民工这个群体,没有大场面、大剧情,不清新,不鸡汤,全是各种普通人,折射了很多社会现象,人生百态。

在创作风格上,这个团队格外在角色上花功夫,从出场方式、台词神态、到服装道具,通过各种细节的呈现,让人物一步步地自我成形,最终鲜明立体地走向观众。

举个栗子,《老炮儿》中冯小刚饰演的六爷登场方式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开篇两句话先把人物气场带出来。提着鸟笼子看似悠闲不问世事的老大爷,实际却是内心打抱不平的汉子。随着小偷悻悻然让步,六爷心满意足走人,卷帘门哗啦一声被拉下,六爷“心中自有一套仁义规矩”的个性一下就深入人心,观众也就此成为这个胡同中故事的一份子。

更别说影片最后,六爷拄着军刀站在冰湖上的那个画面。还记得他气足足地尝试站直身板,走着走着就要奔起来的模样吗?

那个胸内咬住一口气、体内烧着一把火的老炮儿,虽然是在白茫茫的冰天雪地里,你却能感受到他那份烈劲儿。

全是细节。细节造人,人带情绪。

还是《民工》这部剧,剧里大部分都是科班演员,但呈现出来的效果,真实到让人想问导演从哪儿找来的这些民工啊,关键是这些民工还会演戏。

近景里注意看这些演员的手部,指甲里的黑渍泥,指尖烟熏出的效果,皮肤的皴裂,都展现出天然的生活厚重感与苦难带来的雕琢。

不得不说,这种“重人物细节”的创作style,是令人佩服的。这个方式不仅能快速地把观众带进故事里,而且让大家更容易接受角色并与之产生共情。

记得导演管虎在采访中曾经说过:“安身立命之本是人物,对自己以及团队的要求就是把人物先塑造好,再来谈故事”。

正因为这些年始终坚持这个创作理念,7印象团队才能拍出这些高分作品。今年,也再次用《外滩钟声》打动了观众。不论拍摄什么题材,他们都认为,首先要为自己设计的人物找到内在的支撑和外在的动力。从细节入手,让角色传达情绪,感染观众,最终才能形成一个好的故事。

据说,在拍摄《外滩钟声》前,创作团队采访了近百人,翻阅了大量的史料,力求再现剧中人物生活的时代感。

这些年,关于我们观众到底需要怎样的影视作品的讨论,从未中断过。创作者似乎时常充满疑惑,怎样的审美水准,才能既赢得观众的心,又对得起自己的创作初心呢。在我看来,一部好的作品,撇开别的不说,至少应该拥有那样的特质——故事里的人是有情绪的、有生命的。要么通过台词设计,要么通过镜头呈现,或者其他别的方式。而要做到这一点,则需要幕后团队在内容创作的阶段,就把人物做扎实,细节考虑到位才有可能实现。

换句话说,只有始终对内容呈现保持敬意,不糊弄观众的幕后创作者,才有可能使作品具有无限的可延展性——引领创作者本人,同时也引领观众,共同去往更广阔的天地。

首页社会